唐宋奇闻怪事选

  见那女子这般痛快应允婚事,王申夫妇感觉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,喜不自胜,当即挑选好良辰吉日,如期把婚事办了。

  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了,事不宜迟,磨勒说办就办,他让艺女先把要带走的行李包裹好交给他,由他负责背出府外,一共来回跑了三趟才搬完。

  磨勒笑道:“少主人莫急,后天晚上便是十五之夜了,您可先准备好两匹深青色的绢布,我为你制作一套紧身衣,以便夜行不被发觉。另外据我所知,大员府上有猛犬守护在艺女院门前,这些犬是从曹州孟海来的品种,它们十分警觉,又勇猛如虎,一般人近不了身,外人胆敢擅自闯入者,都会被咬死,世上除了老奴以外,恐怕无人能杀得了这种猛犬,少主人放心,老奴今晚便为您去击杀了它们,扫清障碍。”

  王申又道:“姑娘,此去马嵬路途还很遥远,天黑之前是到不了的,你一女子,孤身赶路,很不安全,不如今晚暂且在此留宿,明日再赶路吧!”女子又欣然应允。

  路的前方有河流穿过,这帮人马正准备渡河间,赶车驾的人疾步来到紫袍官员面前,禀报车驾的钩索断掉了。

  磨勒回道:“艺女伸出三指,意指大员府上有十院的艺女,她居第三院;手掌翻转三次者,算来共有十五指,意指十五这一天;手指胸前小圆镜者,意指十五之夜,月圆如镜。她是在约你十五之夜前往相会!”

  见此情形,那名讯问的官员又说:“张弘义既然已经拿回,不如趁着此刻他的身体还没损坏,让李简赶快托生到他的身上,继续回阳间去过完阳寿吧。”

  谁料门开刹那,黑暗中,竟然有东西直冲了过来,借着微弱的烛光,只见那东西,通体发蓝,双目圆圆,牙齿尖锐得像刀斧凿出来似的,王申夫妇被吓了一大跳,正发怔之间,那妖物已溜出门外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,王申夫妇猛然想起自己的儿子,赶紧在房内四处寻找——可怜他们的儿子,浑身血肉已被那妖物啃光吸光,只剩下一副头骨和几束毛发……

  来自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柳萧鸣时间:2019-03-13 10:51:38mark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潇湘夜雨22时间:2019-03-13 12:00:49这是个蚕妖吧?来自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zwwjiye时间:2019-03-13 14:41:34楼主加油。古代的怪异小说都特别好看,楼主加油更!!!!来自6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潮江凤鸣时间:2019-03-13 14:50:47二、昆仑奴

  就这样,艺女在崔生家中藏身了两年。后来,因为外出赏花,与崔生同乘马车游曲江时,却不幸被大员家人仔细辨认了出来,并禀报了大员。

  崔生便把磨勒如何出谋划策,又怎样背着他飞越而至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艺女。艺女听完很是诧异,问崔生:“那磨勒现在哪里?”

  王申妻在一旁看着这名女子,心里喜爱得很,见饭后无事,便邀请她一起回到后堂歇息,一路上亲切地称呼她为妹子。

  言语间,王申见那女子英姿聪慧,举止可爱,想到她如今身世孤零,不由顿生怜惜之情,于是热情挽留她一起用了午饭。

  王庚急忙跳到路边,躲到一颗大树后面,只露出半个头暗暗窥视,心中纳闷:此地并无大官,何人如此大的阵势?

  那磨勒,却是快言快语之人,见崔生不言,自己发言了:“姑娘,既然你这般坚定,那好办,小事一桩罢了。”

  大唐大历年间,有一位姓崔的读书人,是朝廷的一名千牛卫。崔生年纪轻轻,容貌俊美,性格耿直,不随俗流,举止从容,言谈文雅,是个安静的美男子!在当时,很讨人喜欢。

  大员闻讯,大为震惊,说道:“我府上的大门和高墙,这么高大幽深,门又锁得这么结实,来人竟然能够像鸟一样飞越,而且不留痕迹,这恐怕是江湖上的武林高手所为,大家都不准声张出去,以免给自己惹祸上身!”

  只见刚才喊让路的导骑疾风般飞驰而过之后,一众队列整齐、杀气腾腾的卫兵,拥簇着一位身着紫袍、威风凛凛的官员来到跟前。月光下,队伍旌旗林立,随风飘扬,仪仗之盛,竟如持符节的使者,再往后看,还有一部巨大的车驾随行。

  另外,说明一下,以下所有作品,均是我在古文原本基础上,根据自己的理解,加以修饰,独力汇总而成,但毕竟之前肯定有人做过翻译,我不能排除有小部分的文字描述与之相似,希望理解。作品不足之处,也请谅解!

  李简听了,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,但一听说要托生到别人的身体,他想起自己的父母妻儿,自然是十分不愿意,因此力请返回自己原来的身体。

  崔生回到家中,向父亲复命之后,便返回学院,一路上,想起那红衣艺女绰约多姿,容貌绝代,不禁心乱神迷,为之倾倒,转而想到临别之时,那红衣艺女对自己所做的手势,崔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时间难解其意,只在心头间不停盘绕着这个问题,就这样,崔生整日魂牵梦绕,整个人也变得神情恍惚,茶饭不思,只莫名发呆,时而轻吟:

  只见那女子也是十几岁的年轻模样,穿着一件青绿色的短衣,头上却裹着白巾,显然戴孝在身,她自称家住此地往南十余里的村落,最近因丈夫过世了,膝下无子女,刚刚服完禫礼,正准备前往马嵬投靠亲友。

  最后,谢谢朋友们的捧场和关心!15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潮江凤鸣时间:2019-06-01 14:48:42三、阴差阳错

  那女子听完笑道:“我如今已身无所托,蒙您二老这般垂爱,我很愿意过门做您的媳妇,从今往后,家中粗重杂活一应交给我来做便是。”

  开元末年,蔡州上蔡县南李村有一个村民叫李简,因癫痫病发作死了,下葬十来天后,同在蔡州的汝阳县有个叫张弘义的百姓,也因病身亡。这两人素不相识,住所也相距三百多里路,但奇怪的是,次日,张弘义竟然又活了过来,奇怪的是,他却不认得自己的父母妻儿,而自称是李简,连李简住在何处,父亲姓甚名谁都说得一清二楚。

  崔生上前拜谒了大员,禀明来意,转达了父亲的亲切问候,大员蔚然。期间,大员见崔生一表人才,落落大方,颇为欣赏,于是命他入座,闲聊了起来。

  当时室内有三名艺女陪侍左右,个个姿色上佳,风华绝代。她们用金色小盆装满了桃子,轻轻掰开后浇上甜浆,一时间,室内甜香弥漫,令人愉悦。

  崔生心想,你这奴仆,好大的口气啊,便回道:“你只是一名家奴而已,能有多大学问本事为我分忧解难,还敢来问我心头事!”

  崔生一边在前面走着,一边不禁回首看着这位刚才给自己喂食的绝代佳人,怎料那艺女见状,竟随即对崔生暗暗做起手势,只见她先是伸出三根手指头,接着把手掌翻转了三次,然后指了指胸前的小圆镜,最后悄悄说道:“公子记好了!”便不再说话。

  崔生涉世未深,见绝代佳人近身,不由有些害羞,一时间竟不好意思拿起桃子吃,大员见状,以为是崔生太过客气,命这名红衣艺女用勺子装好了喂到崔生嘴边,崔生不好推让,只好尴尬地吞了下去,那红衣艺女顿时觉得颇为有趣,莞尔一笑,转身轻歩退下。

  讯问的官员说道:“既然是弄错了,自应放回,但李简的身体已经损坏了,无法托负,托生还需找别人的身体来代替才行。”

  王申有个儿子,年方十三,经常被王申叫来茅屋帮忙招待过往行人,这一日,王申儿子匆匆来报,说路边有一女子,想讨碗茶水喝,王申心想,一个女人出门甚为不易,便叫儿子让她进茅屋来歇脚。

  这一天夜里,天气闷热,那女子却告诫丈夫,也就是王申的儿子,说:“最近很多盗贼出没,我们今晚要把房门关好,以防盗贼进来。”说完,竟搬来一根巨木把房门顶住,然后便拉着丈夫上床就寝。

  很快,到了十五之夜,三更时分,磨勒先给崔生穿上事先已经制作好的夜行紧身衣,一起来到大员府外,接着,背上崔生,连续越过十道墙头,最后来到艺女院内,在第三个门前面停下。

  可能是有意想考考那名女子的手艺活,王申妻便请她为自己做了几件衣裳,从中午时分到晚上,短短不超过十个钟头,竟然全部完成,针线之细密严谨,简直非人手所为。王申见这女子手艺竟如此精湛,大为称奇,王申妻更是难掩爱怜之情,想起自己的儿子也快到了结婚的年龄,不由心思一动,用开玩笑的口吻,问道:“妹子,你如今已是孤身一人,无依无靠,今日这么有缘分碰上,我们都很喜欢你,不如入我家做媳妇吧?!”

  磨勒见事情已经败露,知道此地已不可久留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,便带了一只匕首,腾空飞出院墙,远远望去,像一只飞鸟,速度快得像鹰隼,任下面的兵士箭发如雨,楞是无一射中,只片刻工夫,磨勒便已不见踪影。崔家上下见状也大为惊愕,个个都没有料到家奴磨勒身手竟然如此骇世惊俗。

  到了半夜,王申妻突然梦见儿子披头散发来跟自己说:“妈,您快来,我快被啃光了!”当即吓醒了过来,叫了叫身边的王申,正准备起身去儿子房间探视的时候,王申不悦,说道:“你该不是因为老了还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进门,高兴地在那说梦话了吧?”王申妻被丈夫这么一说,觉得也许是,便又回到床上重新睡觉,谁知刚入睡,又梦见跟刚才一样的恶梦,这下王申妻再也坐不住了,王申也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,于是夫妇俩人赶紧起身,秉着蜡烛,急忙来到儿子房间外面,刚开始,叫了几声儿子的名字,却不见房内回应。

  崔生听完不禁为之动容,心里十分感动,马上吩咐厨子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肉犒劳磨勒,好让他吃饱喝足上“战场”。

  再后来,过了十余年,崔家有人偶然见到磨勒在洛阳市集卖药,看上去他的容貌竟然跟以前一模一样。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我睡财迷时间:2019-03-13 15:25:36喜欢这种小短篇。来自8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海天一色ss时间:2019-03-13 16:31:54昆仑奴实属异人来自9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zwwjiye时间:2019-03-13 17:50:04好看好看。不过昆仑奴真的黑人吗?还是其它人种?

  眼看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,众人也只好放“张弘义”随李简的父亲一起回到蔡州老家。16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潮江凤鸣时间:2019-06-01 14:50:48四、抽筋

  他父亲在朝中官居要职,与某一品大员相熟。有一次,这位一品大员偶染小疾,崔生受其父之托,前往探望。

  磨勒逃脱,大员后悔自己轻敌了,又担心遭到他的暗算报复,每晚都命侍卫加强巡逻守卫,连一般的仆人都要带上刀剑武装自己,这样持续了一年的时间,大员见没有动静,才安下心来,守卫才逐渐松懈下来。

  是时,一轮圆月高挂中空,万里无云,皎洁月光照耀之下,只觉得眼前这处房子甚为华丽,但奇怪的是,时已深夜,房门却仍打开着,里面有微微烛光泛出,似有未眠之人。而环顾四周,房子的邻居们早已是黑灯瞎火,四下一片静谧。

  忽然有一日,外面来了一个办事人员,向讯问的官员奏报,称他自己抓错人了,错把李简当成张弘义给抓了过来,他请求放李简回去。

  这个活过来的“张弘义”称,他在病发之时,梦见两个身着黄衣的人,手里拿着帖子,来追赶他,他随后被这俩人带走,走了几里路,来到一座很大的城池,上面写着“王城”二字,随即,被带到城内某处。那地方,看上去如同朝廷的六司府衙,他在那里住了几日,接连被带去讯问,但所问之事,都是自己闻所未闻和不曾做过的,他没有一样答得上来。

  李简无力反抗,只觉得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,像飞一样,渐渐地,整个人失去了知觉,仿佛进入了梦乡。

  席间,艺女对崔生说:“我本是富家女,家住朔方,可恨那一品大员却仗着自己手里有兵,逼我做了他的艺女。我眼下只是苟且偷生罢了,你别看我脸上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其实我心里很苦闷,就算我每天举着玉筷来吃饭,房间里金炉阵阵飘香,摆满各种云屏,衣着华丽,床上满是绣被,与珠宝翡翠同眠,这也不是我原本想要的生活,我还是觉得跟活在牢笼里一样。崔公子,既然你的随从身手如此了得,那可否助我脱离眼前这个牢笼?如果你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,我死而无憾,从今往后,愿意做你的仆人,每天服伺你的左右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大员对崔生身边竟存在磨勒这么厉害的角色深感意外和担忧,又对磨勒以仆人身份策划和主使此事感到非常愤怒,随即对崔生说道:“这都是那艺女的错,但她既然已经被你家驱使了两年,算了,看在你父亲的面上,不再追究她,至于磨勒,不能养虎为患,必须除掉此人!”

  崔生不由心动,心想你果真有那么大的能耐么?那我便试试你无妨!于是把如何邂逅红衣艺女以及她临别所做的手势一一告诉了磨勒。

  磨勒却没有惧色,回道:“少主人,您别小看老奴,您有什么难解之事,可尽管说来听听,老奴自有办法解开,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。”

  聊着聊着,大员许是觉得有些累了,便对崔生说:“以后你有空,就多来走动,看望老夫吧,可不要跟我生疏了。”说完,便命刚才那名送桃喂食的红衣艺女送崔生出了内室。

  这天夜里,王庚正在城郭外的道路上急匆匆赶路,忽然从后面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,“前面人等,速速回避!”伴随着有人厉声喝令。

  艺女举目望去,见是崔生,先是一怔,转而定定地看着崔生,似乎不敢相信,过了好久,才转疑为喜,飞跃下榻,激动地拉着崔生的手,说道:“我知你聪明,好悟性,心里必定能明白我的用意,所以才用手势作为暗示,但是我们这里院墙重重,守卫森严,你又是用什么神奇的办法进来的?”

  暗夜之中,四下死静一片,只听见虫声悉悉,王申夫妇觉得气氛着实诡异,往前试着推了推房门,但房门牢固得像被上了锁,王申夫妇心想大不妙,赶紧设法用力把门撞开。

  当时,崔生家里有一个昆仑奴叫磨勒,(注:大唐开放强盛,当时有许多从外国过来工作的黑奴,“昆仑奴”一称,在当时多指此类。)他看到崔生这幅模样,不解地问:“少主人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看你这样整日抱恨不已,为什么不说与老奴听听,好为您分忧解难。”

  大唐贞元年间,在望苑驿以西,有一户人家,户主叫王申,是个心地质朴的热心人,早年在门前的道路两旁种植了大片的榆木苗,后来渐渐成了一片林子,王申又在林子边上搭了数间茅屋,用于为过往行人提供茶水和歇脚便利。

  李简的父亲匆匆赶到,跟眼前这个死而复活的“儿子”核对起亲族姓名和生平往事,竟无二致,说话间,“张弘义”还走到房内取来刀具,做起了竹篾,言行举止,跟李简一模一样,他父亲经过一番仔细核对后,确认他便是自己的儿子李简无误。

  此时,天色已微微发亮,磨勒赶紧背着崔生和艺女,越过十余道墙头。整个过程,一众护院侍卫竟无一发现。

头条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